金沙集团WWW1862CC(百度VIP认证)-最新App Store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 > 正文        返回主页
校友来稿|那时候,我们在云大
时间:2023/04/14 17:30:57 点击量:[]


那时候,第一次走进东陆园,走着走着迷路了,找不到进来时的那道门。怯懦而迟疑地问了几个校友,依旧一无所获,因为自己说不清是从东门、西门,还是北门进入的。

那时候,白天基本都满课,晚上从5点半自习到10点半。其实也会好羡慕窗外悠然的月光。

那时候,自习室人多,但分外安静,寻人的电话都打到寝室去了。如果错过了接听,室友会等你回到寝室后提醒你有电话找你,但听不出是谁。如果室友加一句是个女孩子,也许会让人熄灯后仍然辗转反侧,究竟是哪个女生,是……她吗?

那时候,男生没有手机,有张201卡,用寝室座机打给女生,有时得接受电话另一端的先期盘问,然后才能听到你要找的人的声音。因为你也只能拨打女生寝室的座机。

那时候,女生们都住在东二院。夜幕快降临的时候,园西路上尽是来来往往忙碌的男生们。不想自习的时候,也会约上好朋友一起,在那已不记得日子的傍晚,走过园西路,徜徉到东二院,站在大门口,向住在里面的不多的能够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家伙们报以恨恨的一瞥,然后再回到北院。

那时候,在教室外遇到老师,会像小老鼠见到了猫。实在躲无可躲时,怯懦而急促地叫一声“×老师好,再跑。

那时候,怕极了大庭广众之下轮到自己发言。那次以演讲为内容的《思想道德修养》的期中考试,似乎没说上五句话,就语无伦次,尴尬下场了

那时候,文渊楼还没有建起来,那里还是一幢木架构的古旧小楼。小楼有两层,从桌椅、地板,到楼梯,都是木质的。每次上课下课,斑驳的木地板便会被青春的脚步敲得咚咚响仿佛又回到了民国。

那时候,所有课程在期末都要考试。考试前夜,即使平时最不爱自习的也会拿起参考教材或笔记看了又看,只怕不及格。

那时候,一到上《大学英语》精读课就紧张得不行。有两个可爱小酒窝的QW老师会让轮流读课文。

那时候,Z老师开班会谈论最多的话题之一是大学英语四级。因为四级证书与申请学位证、毕业证息息相关。

那时候,如果喜欢一个女孩子,像做小偷、偷了别人东西一样,生怕被人知道。如果在校园里或教室中无意遇到或对视,脸红、语塞、低头、还有双手不知道该放哪里不怪会像小偷,因为想偷人家姑娘的心了。

那时候,班上总有被关注度比较高的女生会成为男生话题的焦点,可真正的那个从来不会去提及。偶尔被其他男生无意中提到,也会狡猾地很快让话题转移。

那时候,东路园的情人坡还没有铺沥青,坑坑洼洼的。也许是为了让两个人漫步时相互牵得更紧。

那时候,也烦洗衣服,还怕上体育长跑课,最爱约知心舍友散步翠湖,最兴奋“××课不上了和校园下雪。

在银杏道上走的时候,无意中遇见一个那时候的同窗。过后随行的新同窗问:是你师姐吧?猛然间才感觉或许老同窗确已非复旧时。于是有了那时候”…不过,可以幸福而充实地去回忆,而不必惆怅抑或忧郁地去眷恋。因为正是这些玫瑰色的经纬,织就了现在的我们,也织就了现在的云大

那时候,我们在云大


2001级汉语言文学专业(文秘方向) 孔维增



XML 地图